首页 男生 都市娱乐 穹顶之上

第895章 894.青少校嫁不嫁

穹顶之上 人间武库 7063 2021-09-15 07:58

  您可以在百度里搜索“穹顶之上 爱思小说(www.i4book.com)”查找最新章节!

  

  “算了,各位都不必再自责了。”死寂一片的通讯频道内,温继飞的声音带着淡淡的笑意平和响起,说:“考虑对面是佩格芒特,其实咱们就算再认真和紧迫,估计也问不出什么来。即便是跟他约定了会合地点,你们以为他真的就能找到吗?那里的山川可没刻名字,地面也没有坐标。总之我认为佩格肯定不会离开大尖活动区域太远就是了,毕竟他还要打猎。”

  众人一听,心说也是。若不然真相信佩格说的,火星可能存在50万大尖,那么这次火星远征,估计也只能先取消了。毕竟人类目前怎都不可能把500万源能战士运去那里作战。

  “他还活着,就是最好的消息了。我想我们肯定会找到他的。”温继飞最后又说了一句,结束通话。

  是啊,对于如今的这个世界来说,还有什么是比佩格芒特在火星依然存活更好的消息呢?

  蔚蓝高层的后续决策,一点都不困难,短短半个小时后,拒绝者即公开向全世界发布了这一消息,继而,还特意播放了通话录音的其中一个片段。

  全世界兴奋、喜悦、热泪盈眶的民众,不论在白天还是深夜,都暂时停下了庆祝活动,安静听他说:

  “我活在这边,这里有蓝色的太阳,石头和泥土,除此之外都是大尖……我想见到一个人类。”

  “是的,我想见到一个人类,我最讨厌的人都行。要是实在没有的话,狗或者蚂蚁,也行。”

  佩格芒特遥远的声音,从无数电视机、收音机和街道、广场的广播中,同一时间不紧不慢地传出,而后循环,第二遍,第三遍……

  那是一种特殊而难以描述的语气和腔调。

  考虑到说话的人是佩格芒特,一个拥有两本个人笑话集和一本作死录的神奇家伙,且他现在人在火星,已经孤独了十一个月……蓝星地表,几乎所有人,都在这一刻不自觉无声地动容。

  那是一般人类平常不可能有的体会,因为这一切对于蓝星的普罗大众而言,暂时都还没有失去。

  所以,没有人会凭空去想象,也没有人能凭空体会到:当绝对的孤独降临,另一个人类的存在,到底是一件多么珍贵的事。

  佩格芒特失去了。他在火星,用十一个月时间,去体会了那种大致可以命名为“种群消亡”的无尽孤独。

  人们从他的陈述里,看到他在火星上孤独求生的画面。

  又在这样的画面里,看见了整个人类种群,可能的悲惨未来……

  那将是一个大尖降临、占据,肆意屠戮之后的残破世界,荒芜的土地上,最后的人类如蝼蚁一般躲藏、残喘……几个月后,他从地下走出来,不顾危险一直寻找,渴望遇见另一个人类,但是最终,只能在孤独中死去。

  画面里,最后一个人类,倒下了。从此宇宙时空中属于这个种群的一切,都将彻底消亡。

  “不!我们绝不能让那一切发生。”

  “让我们接回佩格芒特。”

  “是的,为此我们都应该去战斗。”

  “让我和我的孩子参加检测吧,让我们用尽一切,捍卫人类。”

  “……”

  这样的或类似的声音,带着沉重的压抑感,在全世界各地不停地响起。让这一天,成就了全人类范畴上的又一次“种群性格”转折。

  人类,这种曾经以情绪和自私著称的动物,开始变得更加团结和无畏,因为,作为一个整体,他们的未来可见,已经彻底没有退路。

  为此,蔚蓝的历史学家们将这种转折情绪概括定义为:“恐惧颤栗中的勇气”和“悲伤绝望中的热血”。

  …………

  溪流锋锐基地。

  韩友山和韩青禹父子俩,手上各自提着一把战刀,从训练场出来。

  “哎,青子。”韩友山一身汗流浃背,神情有些犹豫不安,问:“怎么样,练完你觉得爸有进步不?有前途不?”

  韩青禹停步,转头,发现老爸正满眼期待和忐忑,看着自己。

  “怎么说呢,进步肯定是有的,看得出来爸你平时确实有很努力在训练。”韩青禹先夸了一句,而后,迎着老爸渐渐笑开的嘴角,冷漠说:“至于你说前途……是真的没什么前途。”

  韩友山:“……”

  这也太不留情面,太不给面子了,当爹的倒是有心揍儿子一顿,可是这个事情的难度,好像完全不低于让他在家成为一家之主。

  “为什么啊?”暂时忍了这口气,韩友山眼神失落,不甘心问道。

  “年纪,天分。”韩青禹伸了两个指头在身前,表示只此两点,就已经足够宣告韩友山的源能战斗前景黯淡。

  韩友山看了看那两根手指,蔫了。

  “其实,老爸应该是有很大机会能够成为顶级战力的。”韩青禹在心里偷想了一下,面上笑笑,继续说:

  “不过爸你也别太失落,过两年你打赢劳简那个骗子,应该还是没问题的。再将来要是大尖真的大规模入侵,我相信你也有能力,一手战刀,一手我妈的手,带着她战斗求生。”

  话说到后面这句的时候,其实韩青禹自己的内心,多少有些愧疚和哀伤,因为他其实已经在这句话里,隐晦的透露了一个事实:对不起,爸妈,若真有那样一天,儿子很可能不在你们身边。

  那时的韩青禹,大概率已经战死了,不然大尖不可能这样肆虐。

  又或者他还活着,但是也一样,不可能回家寻找和保护父母……作为人类最强战力之一,他没得选择,得去迎战普嗒尔,甚至弥望。

  就如他其实今天稍晚些,就得离开基地,去会合蔚蓝的十万老兵,准备远征火星。

  还好,韩友山当场并没有听出这层意思,哈哈笑了两声说:

  “那肯定没问题,爸去过南极试炼的,你别忘了。而且不论怎么说,你老妈这两年在家也都有做源能温养,时不时还穿上装置,练练跑跳什么的。别说是自己跟着跑了,就是让她怀里再抱一个都没问题。”

  “嗯?!”韩青禹一个灵魂被震撼的眼神,如激光射线一般,扫了90度弧线转过来,“爸!”

  “嗯?”

  “你和我妈,真的打算再生一个啊?!”

  其实这几年,以劳简为代表的某些一点不尊重科学的蔚蓝军官,一直都有在哄骗韩爸韩妈继续生产,争取出品下一个天才;然后还有封龙岙的邻里乡亲们,也时不时集体唆使他俩扩大生产。

  这些情况韩青禹都是知道的,只是蔚蓝科研部门一早就说过了,源能天赋与遗传无关,他们俩再生一个,未必就是天才,而且……他俩都五十多了!

  “等等,你们不会是已经……”见老爸不说话,韩青禹还以为自己猜中了。

  结果,“滚!”韩友山一声带着尴尬和愤怒咆哮,手中战刀嗡鸣……好不容易想起来,自己打不过,冷静些许说:

  “你妈说的是你啊!混账!她说,你这样常年在外征战,犯险,我们不能拦,但要是能有个孙子或孙女留在家里给我们带,就最好了。”

  原来是这样……韩青禹尴尬讪笑一下。

  “哎哟,这事可不容易啊,叔叔、阿姨。我这随便估摸了一下,难度怕是比人类全面战胜大尖,也容易不了太多。”

  一个玩笑的声音从远方传来。在这里,敢这样跟韩爸韩妈说话,取笑韩青禹同时打击二老心情的人,只有一个,温继飞。

  在韩爸韩妈面前,小飞的面子和受宠情况,一直都比韩青禹强多了。

  他来了,一起过来的还有韩妈,吴恤、小王爷和锈妹、杨清白几个。

  “阿姨你说这可怎么办啊?”转头,温继飞跟韩妈又开了一句玩笑。

  “所以啊,你既然知道是这情况,平时怎么还不帮着想点办法?我这光听说你自己已经有女朋友了,也不见你给青子看着点。得得得,实在不成,我俩先帮忙带你的。”韩妈笑着抱怨。

  趁她嗓门亮,注意力不在现场,温继飞走过韩青禹身边,小声说:“快想想怎么交代吧,赶紧交代一下,飞船已经在那边待命,咱们马上就要出发了。”

  “……”韩青禹愣一下,心说你不帮忙忽悠吗?你不帮忙忽悠,我怎么想办法,只能老实交代了啊。

  “啥?什么你们要出发,去哪?!”韩妈听见了,当场有些狐疑和不安问。

  韩青禹想了想转过去,弱弱说:“就,去外地一趟。”

  韩妈:“外地哪啊?”

  韩青禹:“……火星。”

  “哦,火星啊……啊?!火星!”韩妈当场就僵那了,因为这事她知道,老兵动员,火星远征嘛,这事全世界都知道,只不过全世界现在就只剩下他们夫妻两个还不知道,将要和那十万蔚蓝老兵一起去征战火星的,竟然是他们的儿子。

  “那,那你也不是退役老兵啊。”当妈的像是跟谁辩说一般,小声哀怨地说明了一句。

  韩青禹有他的身份、能力和使命,这些年他在蓝星怎么去战斗拼命,韩妈都已经早就管不了了,但是如今,儿子要去的,那是火星啊!

  作为一个农家妇女,那玩意对于韩妈而言,实在太遥远,太多未知,太过让人担心、恐惧、六神无主了。

  “是这样,可是打仗,总不能只有退役老兵们去啊,对吧?妈。”韩青禹小声陪笑说:“再说小粉毛不都在那边活得好好的么,放心吧,我们去一趟接他而已,没事的。”

  “哦。”韩妈低着头,似乎很是纠结了一会儿,猛地抬头说:“那你们什么时候走啊,要不,青子你先娶个媳妇儿吧?”

  “啊?!”这是要先保香火的意思么?老妈这果断的,薄情的,韩青禹都惊了,“这,来不及吧?”

  “怎么就来不及了?”韩妈恼火着,左右看看,很快看见了一个年轻的姑娘——那什么蔚蓝来的联络官,杨铁雨少将。

  “姑娘,杨姑娘?!”韩妈开口同时走过去。

  “啊?”杨联络官刚才正犹豫,远征在即,自己的身份要不要公开呢,抬头有些愣神。

  “阿姨问你个事,青少校嫁不嫁?”韩妈眼神真诚问。

  锈妹:“……”

  “考虑一下吧,虽然有些方面笨了点,可是,青少校哦!”韩妈说起青少校三个字的时候,眼神、神情都还是自豪的,说完指了指韩青禹。

  锈妹愣住了,整个人一直木在那里。

  她以前是一副铁甲的时候吧,曾经亲眼见过青子跟人相亲,那时虽然心里多少有些不痛快,不高兴,可是因为自己的情况特殊,着实没有太真切去思考过这个问题。

  后来,她终于出来了。短短三个月,因为实在有太多事情新鲜有趣,可以胡闹,同时她还扮演着另一个人呢,暂时也还没来得及思考这个问题。

  结果,想不到,事情会发生得这么突然……

  “这!卧……槽!”这一刻,现场,温继飞、贺堂堂、小王爷,杨清白,甚至包括吴恤在内,都在心里用这个万能词,惊呼了一句。

  因为,韩妈不知道其实面前这个杨铁雨,就是曾经铁甲下的小锈妹,他们几个是知道的。

  “歪打正着,锈妹嫁给青子么?!”一时间,就连他们都不知道,面对眼前这一幕,这情况,自己到底应该是个什么情绪和想法。

目录
设置
手机
书架
书页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