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男生 奇幻玄幻 我怎么当上了皇帝

第743章 大乾有内鬼

  您可以在百度里搜索“我怎么当上了皇帝 爱思小说(www.i4book.com)”查找最新章节!

  

  ???

  陆乾的话传开,不仅青年书生愣住了,连身后挡住的彪形大汉也是傻楞了一下。

  “兄台,你要当状元,何必追随在下?”

  青年书生皱眉道。

  陆乾摇着纸扇,微微一笑:“听闻兄台你手眼通天,能够帮人在科考之中,谋得一条出路……”

  “兄台你绝对听错了!我可没有这个本事!”

  青年书生一听,脸色剧变,挥了挥手,肆意挡路的那三个彪形大汉散开,让出路来。

  “你也不用急着否认,在下是熟人介绍来的。”

  陆乾笑吟吟道。

  “熟人?”

  青年书生半信半疑:“我与兄台素未谋面,又不曾相识,何来的熟人,兄台恐怕是认错人了,速速离去吧。”

  陆乾没有说话,只是给沈紫霜打了一个眼神。

  沈紫霜立刻会意,从怀里掏出一枚青色的,四四方方,散发着荧光的石头。

  “在下的熟人,就是这个,价值两千万两黄金的元石。这应该是兄台的大熟人了吧。”

  陆乾笑道。

  顿时,青年书生的目光,还有那三个彪形大汉的目光都沈紫霜手中的元石吸引过去,好似饿狼见到绵羊一般。

  “对不起,我还是不认识你,告辞了。还请兄台不要继续跟着我。不然的话,我也只能大喊,向飞天盾卫的高手求救了。”

  奇怪的是,青年书生神色一正,沉声道。

  这人倒有一些城府。

  陆乾暗暗点头,示意沈紫霜收起元石,自己则是抬起右手,准备来硬的,直接动用千魂镜。

  就在这时,身后一个脸上有刀疤的彪形大汉突然喊道:“慢着!”

  “穆三,你做什么?”

  青年书生看到刀疤大汉脸上的贪婪之色,立刻咬着牙,沉声喊道,似乎在警告什么。

  然而,刀疤大汉此时眼里只有元石。

  他舔了舔嘴唇,目光打量陆乾二人一眼:“我可以带你们去见一个人,只不过,这枚元石你得先给我!”

  “行!”

  陆乾笑了起来,朝身旁的沈紫霜点了点头:“给他吧。区区一枚元石而已,算是我们的诚意。”

  沈紫霜点点头,将手中的元石扔了出去。

  “穆三,不要接!”

  这时,青年书生再次出声阻止,脸色颇为难看。

  他看到陆乾的那一刻,就感觉到极大的不安,就如同绵羊兔子,遇到山中之王老虎的感觉。

  眼前这个黑袍青年,绝对来头不小!

  要是镇抚司那边的人就惨了!

  可惜的是,那个名叫穆三的刀疤大汉根本没有理他,大手一抓,抓住元石,然后放到嘴里狠狠一咬。

  是真货!

  他的眸中闪过一抹喜色,收起元石,朝陆乾毕恭毕敬道:“二位,请随我们来。”

  “好!”

  陆乾没有迟疑,跟着刀疤大汉出了巷子,转过几个街口,上了一辆很是普通的黑围布马车。

  “是法阵。这辆马车居然有隔音,隔绝神识的法阵。”

  逼仄的马车里,沈紫霜本想听声认路,但随着最后一个大汉挤进来,放下黑布,光芒一闪,就什么声音都听不见了。

  只听得到对面三个大汉的心跳血流声音。

  陆乾不动声色,心中却是冷哼。

  看来,这次恩科还真有人在搞鬼,居然能够弄出这般的阵仗!有意思!他现在倒是很期待幕后之人是谁!

  一阵晃荡之后,马车终于停下。

  “这位公子,到了。”

  刀疤大汉咧嘴一笑,面容还是有些丑恶。

  陆乾点点头,跟着钻出马车,站稳四下一看,才发现这里是一处普通的民宅院子,只不过笼罩了一层淡的几乎看不见的黑色光幕而已。

  在夜色之中,要不是陆乾眼尖,根本看不见。

  “公子,我家主人就在里边。”

  三个彪形大汉站在内屋大门前,拱手道:“只不过,在进屋之前,还得惯例的过一过迷魂阵,以防公子是大乾镇抚司派来的人,公子应该没有问题吧。”

  “好。”

  陆乾淡然点头。

  他有系统护体,根本不怕什么迷魂阵摄魂镜,至于沈紫霜,谁能料到她一体双魂呢?

  暗中宝物扫描一开,发现阵旗阵盘若干,看来还真是个阵法。

  再看看天下识君系统,不由得心中暗暗皱眉。

  屋子里头竟然没有人?

  “请公子先站到这里来。”

  这时,刀疤大汉一抬手,指着旁边用石灰画着的一个框框。

  陆乾二话不说站上去。

  “喝!”

  刀疤大汉一用力,转动身旁的石磨,转了三圈。

  嗡的一声,脚下光芒闪过,一道黑色光圈扫过陆乾的身体。

  瞬间,脑海中‘叮’的一声轻响响起:“发现宿主处于迷魂状态,自动消耗一千点侠义值,开始移除迷魂状态。”

  “叮,移除成功。”

  陆乾重新掌控了肉身。

  “你是不是大乾镇抚司的捕快?是不是大乾的朝廷命官,是不是为大乾办事的人?”

  “不是。”

  陆乾好似中了迷魂术一般,缓缓答道。

  “可以了,让你家公子出来吧。”刀疤大汉转头对沈紫霜道。

  沈紫霜一步飘飞过去,将陆乾拉出框框,然后自己站了上去,又是同样的一幕出现了。

  “你是不是大乾镇抚司的捕快?是不是大乾的朝廷命官,是不是为大乾办事的人?”

  “不是。”

  沈紫霜痴傻一般答道。

  顿时,那刀疤大汉松了一口气。

  陆乾也将沈紫霜拉了下来。

  就在这时候,刀疤大汉猛地用力,逆着转动石磨盘,嗡嗡嗡嗡,空中飘出神秘符文。

  唰。

  一团强光闪过,陆乾等人消失在原地。

  是传送阵!

  天旋地转过后,陆乾站稳身形,护住沈紫霜,目光微眯,瞬间看清四周的布置。

  这是一个朴素淡雅的厢房。

  此时,在厢房正中,有一个身穿蓝色儒袍,笑容友好的中年男子,正在慢悠悠地喝着茶。

  竟然是法相境修为!

  刀疤大汉三人刚想上去行礼。

  中年蓝袍男子挥了挥手,淡笑道:“你们三个,带来了一位贵客,该奖,只不过你们坏了规矩,该罚,下去领奖罚吧。”

  刀疤大汉三人脸色一白。

  随后,刀疤大汉无比恭敬地将那枚元石掏出来,放在桌上,然后才躬身退出厢房之外。

  “那三个家伙,不识礼数,冲撞了贵客,实在不好意思。请坐。”

  中年蓝袍男子微微一笑,做了一个请的手势。

  “不碍事。”

  陆乾点点头,大马金刀地坐在中年蓝袍男子对面,唰的一下打开扇子,轻摇道。

  “公子面相贵不可言,还未请教?”

  中年蓝袍男子轻轻一拂手,茶壶飞起,给陆乾斟了一杯茶。

  茶面刚好七分。

  陆乾摇曳着扇子,道出两句诗:“我爹姓张,我娘是个诗人,从‘麻衣如雪一枝梅,子规声里雨如烟’两句诗里各摘了一个字,作为本公子的名字。”

  “麻衣如雪一枝梅?子规声里雨如烟!好诗好诗!不知公子的名讳是?”

  蓝袍中年男子双目一亮。

  陆乾淡然道出答案:“张麻子。”

  “……”

  蓝袍中年男子笑容一僵,一句话卡在嗓子里,说不出来。

  气氛一度变得异常尴尬。

  站在陆乾身后的沈紫霜低头看着脚趾,憋笑憋得有点痛苦。

  随后,蓝袍中年男子缓过劲来,笑道:“总之,很高兴见到公子……”

  “有多高兴?”

  陆乾打断问道。

  蓝袍中年男子脸色再一僵,尴尬笑道:“呵呵,大概是他乡遇故知那么高兴吧。”

  “那你高兴得太早了。”

  陆乾摇着扇子,面无表情道。

  “……”

  这下,蓝袍中年男子再也寒暄不下去了,笑容一收,直入正题:“看公子的衣着,应该是正一道盟那边的武者,准备过来考取功名,入大乾为官,受气运分封加持!”

  “没错。”

  陆乾点点头,再次重复道:“我要当状元!”

  “公子说笑了,状元,三甲,这些都是大乾陛下重点关注的,我没有这等通天手段,不过,文举,武举进士末等一百名,随公子挑选!保证高中进士!”

  蓝袍中年男子无比自信道。

  “哦?这么容易?莫非兄台就是大乾陛下,可以定名次?”陆乾双眸微眯,饶有兴趣问道。

  “这公子就无须过问了,只需交定金,挑名次,然后坐等金榜题名便可!”

  蓝袍中年男子信誓旦旦道。

  瞬间,陆乾心中起了杀意。

  连他都办不到的事情,居然有人提前办到了?

  看来,真的有内鬼啊!

目录
设置
手机
书架
书页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