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男生 奇幻玄幻 贤者与少女

第613章 寒潮(三)

贤者与少女 Roy1048 7488 2021-10-21 20:48

  您可以在百度里搜索“贤者与少女 爱思小说(www.i4book.com)”查找最新章节!

  

  寒潮到来以后又过去四五日有余,此时已经正式步入了10月。而寒冷似乎也站稳了脚跟,夜里一行人若不生火哪怕层层包裹也仍旧感觉四肢末端相当冰凉。

  尤其是和人武士们身上穿着的大多是棉麻混纺与蚕丝华服这类轻薄衣物。

  当初出发时他们人数众多且全副武装层层裹裹加上一些外物帮衬还没什么问题,如今只穿着常服,没下雪的天气竟然有些难以忍受。

  这听起来有些不可思议,因为青田家一行是来自北部藩地的,但他们却并没有真正意义上恰当的防寒衣物。

  这其中原因有二;

  其一在于原料的缺少。新月洲并不原产棉花,少量由过去远洋航行带来的种子又因种植环境与粮食作物耕地有所重合的缘故,产量并不充裕到能用作填充保暖衣物的程度。它们多数被制成布帛,纯棉衣物都算档次较高的,就连武士们也大多穿着与产量更高的亚麻混纺的棉麻材质衣物——但亚麻材质透气性良好却不怎么保暖,作夏日衣物尚可,天稍微冷一些就凉飕飕的。

  除此之外新月洲的地形也难以大规模饲养绵羊,因此如里加尔那样大规模运用羊毛作为保暖衣物的做法也不可行。

  但比和人更早来到这片土地,并且如今主要在北部活动的夷人却并没有这方面的困扰。

  而这就与第二个原因,也是人类历史上出现过文明与文化的任何国度中都最常见的理由挂钩了——

  “不符合身份”

  和人社会有士农工商。士乃最上等,其次务农者,从事各行工作的工匠紧随其后,而传统地位里最下等的是商人。

  可在这四种排名以外,还有名为“不可接触者”“部落民”的存在。

  这些人即是从事毛皮狩猎、屠宰与刽子手等行业的人。

  如果说渔民勉强还能规划到工农之中的话,正儿八经的全职猎人在月之国的社会当中就是属于这种“人之外”的存在的。

  沾满血和野兽气息是肮脏的,虽尚武但亦要精通书法礼节的文雅武士们自不能与此类人同流合污。所以他们不能披着一身皮毛,不论它们有多暖和。顶破了天可以在刀鞘箭囊和弓之类武器或者铠甲上弄上一丁点皮毛以谋求野兽精神体现武勇,但是绝对不能打扮得像一个蛮族、像一个不入流的部落民。

  ——而这也是亨利他们之前所狩猎到的野猪皮好说歹说才被拿去铺在马车里当垫子的原因。

  就算这样,青田家的家眷尤其是弥次郎的妹妹也经常抱怨车厢内有一股野兽的臭味。

  亨利和米拉前几日去毛田的市场上在药店里就还多花了一笔钱买了好些熏香,来改善这位娇滴滴大小姐的心情。

  每个国家、民族、宗教甚至是家族都会有一些特定的传统,它们在过去也许曾有实际意义,也有一些只是为了加强统治者的权威。

  它们的存在并不一定是有益的,有一些甚至是有害的,比如一些地方会用器具禁锢自己的身体来使骨骼生长变形符合某种特定的审美。

  并非源于实用主义,而是一种文化层面上的原因导致的抗拒心理,哪怕同行了这么久也仍旧时常造成青田家一行与里加尔一行以及像亨利等人多于新月洲同僚的夷人少女之间的冲突。

  在文明愈是发达的地方,人与荒野之间的联系就愈是薄弱。

  作为社会上流阶层的武士们不事生产,他们作为生物的日常饮食需求皆由他人供给。

  文明社会和自然有些像是两个几乎完全不同、格格不入的生存环境。在文明社会中的成功标准有时候是写一篇有用的文稿或诗歌、能在一次万众期待的比武中获胜。而这些“成功”可以为你带来资金,用资金便能购买到生存下去所需要的食物之类物资。

  可这些技能在自然之中却没有作用。

  文明的人类是几乎把自己和自然隔开的,不捕食也不被捕食。

  这或许也是大部分人对食尸鬼那种源自内心的厌恶感来源之一:因为相像而厌恶。

  生存在自然界,与山野为伴的夷人。

  更像一个生物,一个生态中占据一环的捕食者。

  能不能吃到东西取决于狩猎或者采集的成功与否,而这两者能否成功又与自身的技能水平相关。

  怎么判断哪里是兽道;多高的、什么样的痕迹是什么动物留下来的;什么动物喜欢吃什么样的食物;有毒但可以用在箭上的浆果和只有吃下去才会发作所以没什么用处的浆果怎么区分。

  宛如习惯了水的鱼上了陆地就会很快消亡一般,不论是夷人长期生活在和人文明社会还是反过来,他们彼此都只会感觉到浓重的不适,想回到原先的生活。

  因为他们磨练出来的技能、掌握的知识都是在自己所适应的环境中才能良好发挥的。

  武士们还在忍受,巫女们所谓的习惯,其实都只是将这一切视为一种“过程”。

  这对他们来说只是旅行,他们终究会回到文明社会之中,回到有人种田供给他们食物,有人烧柴取暖,有温水沐浴的日子里去。

  也许过程会比较漫长,但终归会有一个终点。

  可对璐璐来说,这就是她的生活。

  做工精良的猎弓保养良好通体光滑,保留了锻造时的氧化黑色的箭头不会反射出过于明亮的光芒。

  她从覆盖有野猪皮毛以防水的箭囊中缓慢抽出箭矢搭在弓上,对于身形小巧而臂长也有限的夷人少女来说,这样一把短弓是最佳的选择。

  猎物没有注意到她的存在,下风处让她身上人类的气息丝毫没有散发出去。

  她耐心地等着,等待那头鹿放松警惕收回不停移动的耳朵,垂下头去开始安心啃食嫩叶。

  而它也确实照做了,因为森林很平静,只有些许的沙沙声和风声,没有任何值得警惕的声响。

  它垂下了头放松了警惕,而她缓慢地把大拇指绕过弓弦,左手向前推的同时将弓弦缓慢向后拉。

  “咔嚓!”

  大事不妙,夷人少女立刻注意到了这点。

  清脆的树枝折断声从不远处传来,而那头鹿立刻机警地抬起了头,紧接着后腿一蹬,消失在了她的视野之中。

  箭根本来不及射出。

  “唉——”璐璐小小地叹了一口气转过头去,看到的是青田家的足轻们正在不远处的林地间拾柴。

  她略微有些烦躁地收起了箭矢,看了看天色,决定放弃追踪。

  “又没有猎获吗?”而等到她垂头丧气地回到了营地,听着和人武士们像是询问又像是质问的话,酝酿着的烦躁感愈发高涨。

  “怎么了。”熟练地把弓松了弦的璐璐一屁股坐在了烤火的米拉旁边,而后者注意到了她动作里带着气,开口问道。

  “老样子,碍事。”璐璐撇了撇嘴指着抱着柴火走过来的足轻,而白发的女孩儿想明白了原因,却也没什么办法。

  “毕竟之前都不需要狩猎。”她试着调解,虽然猎民少女之前也曾好几次给他们讲在林间行动时要注意的地方,但这些人毕竟不是正儿八经的猎人。

  不属于他们的生活方式导致了屡教不改,而当他们的行为引致狩猎失败时,这些人却又说话里带着一股将原因归咎于璐璐能力有限的味道。

  哪怕是青田家的人,他们也仍旧是武士、仍旧是高高在上瞧不起夷人也不屑于了解他们的文化和狩猎的和人。哪怕是同伴,也并不总是心意相通,互相之间的矛盾与摩擦也时常有之。

  有时候只是缺乏一个契机去引发罢了。

  而这一次就是这样的局面。

  突如其来的寒潮加上之前就存在的各种原因,令他们一行人作出了今后要更多仰仗猎获,规划路线远离人口聚居区的方针改变。而身形庞大的鬼族只擅长狩猎野猪群之类的猎物,她们的猎获更像是一种偶尔为之的行为,虽然一次可以管饱很久。

  更为稳定可靠的狩猎还得仰仗璐璐,而她也因为很长时间都是吃白饭的有些自我价值证明的倾向所以乐于接受。

  只是行动上缺乏配合与协调导致了队伍中外出的其他人好几次对她的狩猎造成了干扰,这点让璐璐有些恼火,只是她不说,就靠在米拉身上蹭。

  语言上有些许共通,让她感觉在久远过去或许血脉有所联系的这个女孩儿令洛安少女有种多了个妹妹的感觉,所以她会宠着对方也是理所当然的。

  米拉为她整理着头发,而璐璐就这样安心地闭上了双眼,仿佛已被驯服的猎兽。

  “明天我想走远点,深入一点。”她说着。

  他们的行进路线和璐璐离开营地的距离并没有太过于深入山林之中,因为考虑到寒潮影响之后可能会有大雪封山,如今要是贸然深入荒野万一走不出来就全完了。

  而因为寒潮突如其来的缘故,影响到的也不止有人类。

  野生动物多数是会避开人类聚居地的,它们知道这些地方危险。例外情况是因为某些原因而缺乏食物,比如寒冷。

  这种情况下它们会朝着危险但确实有食物的人类聚居地靠近险中求生,这也是为什么猪与鹿之类的生物祸害农田的事情往往发生在寒冷季节的缘故。

  而因为更加接近人类聚居地的缘故,璐璐本来不需要离开营地太远就能有猎获。这几天却由于同行者的干扰频频失败,让她想更深入一些,离得更远。

  “那我跟你一起去吧。”米拉这样说着,她不太放心。

  “呆子你也来,猎到大家伙就我们两个可能抬不动。”她转过头对着另一侧正在和博士小姐聊着东西的咖莱瓦这样讲着,洛安少女刚刚一瞬间还温柔万分的语气一旦和他说话就瞬间变得强硬了起来。

  “呃,好吧。”而人高马大的苏奥米尔青年一如既往只能屈服,旁边的博士小姐看了又看,小心翼翼地凑了过来。

  “那个,我也能去吗,我还没见过虾夷、那个,北部的狩猎方式。我不会添麻烦的。”聪慧如她自然也从米拉和璐璐的交谈中猜测到了来龙去脉,因此她强调了一下最后一句。

  “都好。”而夷人女孩这样嘟哝着。

  呼出的气息化作鲜明的白雾。

  干扰了璐璐狩猎却全然不自知的足轻把捡来的干燥树枝在大吊锅下搭建起了起火的小堆,而另一侧我们的贤者先生与另一位非和人贵族的壮年男性劳动力——约书亚从另一侧林子里扛着砍下的树木走出。

  长夜漫漫又寒冷十分,光靠捡来的一点小树枝是无法撑下去的。

  他们需要大块耐烧的柴火,但这并不是随便砍一棵树就能拿来用的。新鲜的木材饱含水份,烧出来蒸发的水汽夹着烟能呛得整个营地的人都睁不开眼睛,并且发出方圆十里内都能清晰看见直冲天空的白烟。

  但地面上那些枯死的树木也不一定能用,尤其是寒潮到来几日常有结霜又在白天被太阳晒了融化。它们大多数也已经泡得朽烂湿透。

  最佳的选择是直立枯死的树木——有时枯死的树木在没有外力作用下会很长时间都屹立不倒,而鉴别它们的方法也很是简单:充满绿叶的是活着的树木,站立枯死的树木往往在一片葱翠之中秃得独树一帜,毫无绿叶而枝丫也尽数枯死的模样懂的去寻找便一目了然。

  砍倒、拖回、再切割成小段。用斧头分成小臂长粗的大块柴火,因为早已枯死又没落在地面所以几乎没什么水份可以直接烧,这样大块的柴火堆个几块,就能让火堆烧好几个小时。

  而若有剩下的再放在马车上用防水布罩着备用。

  已经烧着的火堆有了新柴,而刚刚用细小树枝燃起来的火堆则填入了大块柴火等着火势烧旺。足轻们把一袋子满是炭黑的鹅卵石摆放排列在了柴堆的周边,对于没有羊毛和棉保暖衣物而又拒绝皮毛衣物的和人而言,用一个小布袋装着的发烫的怀石,是寒冷时候除了火以外唯一的屏障。

  细小的雪花从天空中缓慢飘落。

  隐约中似乎瞧见一丝黑色的米拉紧张地伸出手去,而在接住了它看到只是错觉的瞬间又长出了一口气。

  璐璐有些不解而担忧地看着她,而白发女孩儿摇了摇头,没有说些什么。

  在这一刻,她忽然明白了老师很多事情没有对自己说的心情。

  有些烦恼说出来会消解,而另外一些则适合独自埋在心底。

目录
设置
手机
书架
书页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