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男生 奇幻玄幻 瞰想记

第二章 语之谜

瞰想记 汝莛 7150 2021-09-10 11:23

  您可以在百度里搜索“瞰想记 爱思小说(www.i4book.com)”查找最新章节!

  

  一晃景心琳到了八岁,此时的景国宏刚被任命为《科幻探索》杂志的主编不久,在文化圈里已是小有名气。而曾经和他一起上山下乡的那批知青,也都成为了各个领域里响当当的人物。

  唐之忆,在出版了几部知名著作后,一跃成为当时文坛上赫赫有名的大作家,甚至在学术界都被奉为大师。

  高星,国家自然科学院的高级研究员,同时也是科幻爱好者协会副会长,在天体物理学领域算是专业人士。

  彭文昌,步入了仕途,在市文化局数年后,升任文化产业处主任,兼任作协秘书长,经常能和唐之忆有交集。

  陶向阳,一开始和景国宏一起闯荡出版界,后来到了光华出版集团做了管理层,也就是主管《科幻探索》杂志的国有出版企业,景国宏升任主编多半归功于他的协助。

  然而,却有一个例外,那就是魏航成。

  自从魏航成在几位知青战友的帮助下,于1982年在琉璃寺出家为僧——法号玄昆——就一直和寺中僧侣没有任何交流,每日都是兀自一人要么打坐参禅,要么念经读书。只有在几位好友探望时,他才会说几句话。

  奇怪的是,这种情况一直持续到景心琳出生。就在景心琳降生那天以后,没有得到任何消息的玄昆和尚突然开始和寺庙中的僧人们有了交流,问问今天的功课,或者主动帮助清扫大殿和院落,这让寺中僧人们感觉十分突兀古怪。

  随着他在寺中的人缘不断积累,尤其是在佛经佛理上的悟性通达,每月的例行佛法论道中几乎没有对手,使得当时的主持僧都逐渐对这个靠关系入寺的关系户刮目相看。

  一开始没有人拿玄昆的开窍与景心琳的诞生相联系,直到那年春天景心琳再一次间歇性心脏病发作,惊动了所有景国宏的知青战友,就连不问世事的魏航成都颇为关心,这才初露端倪。

  电话里,景国宏让他不必担心,女儿已经度过了危险期,一时半会不会复发。

  那是一通让两人彼此并不愉快的电话,景国宏忍不住回忆起二十年前在陕西神木时的知青经历,感慨良多。但自从话题转到这上面后,魏航成便开始一言不发,只听景国宏在电话那头滔滔不绝,也不阻止,也不挂断。当景国宏姗姗来迟地意识到对方的情绪变化时,这才停下对前尘往事的回忆。

  “嗯……这样吧,”景国宏话锋一转,“过几天我带心琳来一趟琉璃寺,和你见一面,如何?”

  电话那头魏航成沉默了好一阵,才低声回答:“好吧,如果你觉得可以的话,我也想见见令千金。”

  按照电话里的约定,在一个初夏周末的午后,景国宏带着女儿来到琉璃寺。八岁的景心琳以为父亲带她出去只是一次普普通通的郊游,还疑惑为何母亲没有随他们一起出行。

  等到了寺门前,有小沙弥出门迎接,将父女二人接到了会客室。

  “爸爸?这个庙有什么意思啊?咱们为什么要来这里?”景心琳东看西看着,不解地问道。

  “爸爸不是带你来玩的,是来探望一位老朋友。”

  景心琳一脸疑惑,“老朋友是个和尚叔叔?”

  “一会儿别叫什么和尚叔叔,要叫魏叔叔,或者玄昆法师,记住了吗?”景国宏叮嘱道。

  景心琳点点头,“记住了。”

  沙弥将父女俩带到了客室门前,景心琳隐隐约约听到房间里幽幽传出颂经的声音:

  南无阿弥多婆夜,哆他伽多夜,哆地夜他,阿弥唎都婆毗,阿弥唎哆,悉耽婆毗,阿弥唎哆,毗迦兰帝……

  “是《往生咒》……”景国宏自言自语道。

  “主持正在研习经文,还请两位施主稍后片刻。“小沙弥招呼道。

  景国宏赶忙行礼,表示不要紧。不多时,屋里的念经声停了下来,小沙弥这才上前轻轻敲了敲房门,“主持,客人到了。”

  很快,房门一开,里面走出一名身穿朴素僧衣的僧人,年纪不大,约莫有三十多岁左右。

  “老战友,咱们有两年没见了吧?”景国宏首先开口,本想上前拥抱,但想了想还是作罢。

  “阿弥陀佛,两年零十一天。上次还是各位老友一起来寺里烧香时呢,在此感谢众施主捐舍的香资。”玄昆打问训客气道。

  玄昆将父女二人让进房间落座,值日沙弥献上茶水,还特意给景心琳端来果汁,然后恭恭敬敬退出去。

  “哪里哪里,毕竟咱们是老战友了,念在以往的交情,还有……一些亏欠吧,我们做什么都是应该的。”

  “景施主不必再客套于礼法了,还是介绍介绍这位小施主吧。”玄昆打断了景国宏的话,看向景心琳。

  景国宏愣了一下,很快转过话题,“哦……对,这是我家小女景心琳。心琳,见过你魏叔叔。”

  “哎,前尘俗世莫提,叫我玄昆就好。”

  此时的景心琳年纪尚幼,对这位陌生又亲切的出家人满脑子疑问与好奇,“玄昆叔叔……好。”说着,不由自主地伸出手想去摸摸他光亮亮的秃头。

  “心琳,别这么没礼貌!”景国宏上前拦住女儿。

  “爸爸,这位玄昆叔叔的头好光亮,怎么上面还有好多点点啊?”景心琳纳闷地问道。

  景国宏刚要呵斥,玄昆主动将光头伸到小女孩儿近前,“这是叔叔的印章啊,叔叔每读懂一本佛经书,就在脑袋上印一个印章。喏,好玩吗?”

  景心琳用食指在玄昆头上“1、2、3……”地数了数,皱着小眉头说道:“叔叔您也不怎么厉害嘛,才读懂了六本书啊?我在学校都学会了十多本课本了,连课外书我都读过很多呢。”

  玄昆哈哈一笑,“是啊,玄昆叔叔笨得很,哪有你那么聪明?以后还请心琳小姐多多关照多多指点我哦。”

  景国宏生怕女儿又说出什么无礼的话,就递给她果汁,然后对玄昆说道:“法师别和小女一般见识,您这次也想要见见她,是不是有什么自己的打算?”

  “嗯……也许是我佛安排,上次和景施主通话时,我就感觉和令爱颇为有缘,敢问一下令爱的生辰几何?”

  景国宏随即把景心琳的出生日期告诉了玄昆,玄昆当即脸色一变,这让景国宏一阵紧张,“法师,心琳这生辰是有什么不妥吗?”

  玄昆摇摇头,“不,令爱的生辰没有什么不妥,我是惊叹于这孩子的生辰竟和我达成‘冥想修行’的慧根通透是同一天,难怪冥冥中总感觉和她有缘呢。”

  景心琳自然不明白玄昆说的“‘冥想修行’的慧根通透”是什么意思,但父亲景国宏却格外惊讶。他很清楚魏航成在刚进琉璃寺时的情形,更不解他为何性情会突然转变。当今天玄昆把女儿的降生与他的变化联系起来时,景国宏立即觉得此事定不寻常,而且很有可能对女儿的未来有着难以估量的作用。

  “法师,如果真的小女和您有缘,能不能您收她做个俗家的弟子,为她点拨心智?”

  景心琳在一旁听见父亲这么说,顿时不高兴起来,“啊?爸爸,您是让我出家当和尚吗?我不要!我才不要剃成光头!”

  玄昆被小姑娘气鼓鼓的神情逗得大笑,“哈哈哈,心琳小姐,令尊当然不会让你出家为尼,只是希望我能对你的心智成长有所帮助。不过呢,毕竟你年纪还小,‘冥想修行’这种悟法之道也大可不必。嗯,让我想想……”

  玄昆从椅子上站起身,走到房间的窗子前向外望去。景国宏和景心琳都不知道他在看什么,只是紧紧盯着他的一举一动。

  “心琳小姐,我想出几道题考考你。”玄昆回头说道。

  “考我?是语文还是数学啊?要么是英语或者历史?”景心琳反问,天真的表情中透着自信。

  “请听好,这座琉璃寺始建于清雍正十二年,也就是公元1734年,距离今天有多少年了?”玄昆问道。

  只是一道数学题,景心琳略加思索,“260年。”

  “好。自从琉璃寺第一任主持缘心法师以来,到贫僧我接任,历任37代主持僧,那么每任主持僧主持寺庙大约有多少年呢?”

  除法题?景心琳心中好笑,这和尚的考题也没什么难度嘛。

  “大约7年吧。”她很快回答了出来。

  玄昆点点头,“很好,最后问你,贫僧我是在佛历2535年,也就是公元1991年接任主持僧,那未来我还有多少年任期呢?”

  “4年!”景心琳脱口而出。

  玄昆看看景心琳,又看看景国宏,而后便是一阵哈哈大笑。这笑声让景心琳有点糊涂,“怎么?难道我算错了吗?”

  “心琳小姐,难道你会算卦吗?未卜先知?你怎么知道我会在4年后便不再是琉璃寺的主持呢?”

  玄昆这个问题让景心琳莫名其妙,一时不知如何回答,“这……我是按你说的条件计算出来的啊。”

  玄昆轻轻摇了摇头,“景小姐,不是每个问题都可以用数学公式来计算解答的,就像你的人生一样,充满了未知与无解。这就是我给你上的第一课。”

  小女孩儿还是不懂玄昆的话,挠挠头问道:“可是……我到底错在哪了呢?和尚叔叔,您能告诉我吗?”

  景国宏明白了魏航成的意思,低头对女儿说道:“法师的意思是,很多问题不是只有数学或者其他逻辑可以解释的,需要我们站在更高的视角去看待,去理解。就像你在窗前看这座寺庙,和一只鸟飞翔在天空俯瞰这座寺庙,答案一定是不一样的。”

  景心琳一噘嘴,使劲晃了晃头,“你们说的,我都不明白啊。本来我还认为自己什么题都可以解答,可经你们这么说,突然感觉脑子里空空一片啊。”

  玄昆向景心琳伸出手,摸了摸她的头,“孩子,当你脑子里空空如也的时候,就用手指弹自己的额头三下,你会想起更多该想起的事。”

  真是个古怪的办法——景心琳心想。不过她还是不由自主地抬起手准备去弹自己额头,没想到还没下手,手腕就被玄昆和尚握住。

  “别着急,现在还不是要用这个方法的时候。就像病毒逐渐会产生抗药性一样,经常用这种方法,也会不管用的。所以,还是等你真正需要的时候再使用吧。”

  景心琳气哼哼地反问:“你都告诉了我方法了,可又不让我用,那我怎么知道它管用不管用?”

  “不许对你魏叔叔这么没礼貌!”景国宏狠狠瞪了女儿一眼。

  “没关系,”玄昆笑了笑,“判断这个方法是否管用,什么时候可以用,其实也是给你的考题。我只是给你一个工具,至于好不好用,怎么用,那就全在于你了。”

  景国宏听罢也忍不住笑了出来,知道这是玄昆有意故弄玄虚,让女儿对他心存敬畏与好奇。

  “对了,景施主,上次令千金的心脏病……”

  景国宏叹了口气,“现在暂时没什么事了,医生说这次救过来以后就是潜伏期,很难说什么时候还会再发作,目前暂时无法根治。”

  玄昆点点头,好像呓语道:“阿弥陀佛。心之本质,莫所为矣;若所与为,唯臆唯冥。”

  “法师,您这话的意思……”景国宏对玄昆这番话有点摸不着头脑。

  “没什么,有感而发罢了。”

  两人又交谈了一会儿,沙弥提醒主持晚课要开始了,于是景国宏起身告辞。景心琳偷偷对玄昆做了个鬼脸,也随着父亲往外走去。玄昆随后相送,一直送父女俩到了庙门前。

  “法师就不必远送了,改天我在单独来探望您。”景国宏回身招呼道。

  “阿弥陀佛。景施主,最后我送令千金一句话,”说着,他蹲下身子,凑近景心琳耳边低声说了句,“有两个人的爱,你的人生就完满了。”

  景心琳此时只觉得玄昆这话是对自己的美好祝愿,祝福自己能一直被父母呵护成长。但八岁的她怎知道,这句话对未来的自己会有多么重要的指引。

目录
设置
手机
书架
书页
评论